1. 首頁

        >

        記憶青大

        >

        正文

        記憶青大

        劉增人:青大舊事--博文樓今昔

        作者:  來源:  編輯:李鵬  點擊:  時間:2019-06-21

        其實,博文樓最初沒有名字,就叫做教學樓。因為我1987年調進青島大學時,就只有這一座教學樓(還有四座樓,不過都是學生宿舍。另有一座三層的小樓,大都是機械系、電氣工程系的實習工廠和主要為他們服務的設備處,故有人稱之為實習樓)。全校大多數科系,無論是理科還是文科,幾乎一切教學活動,都在這里進行。我們的各位領導,各種科室,還有校醫院,就統統擠在一座Y字型學生宿舍樓的一條“腿”里。我們要找領導,只要走進這座樓,拐進這條“腿”,就什么問題都有頭緒了。教學樓的三樓,有學校唯一的會議室,校領導研究事項,接待貴賓,一律在此舉辦。我只有幸進去過一次:那是職稱評定已經停頓了四年之后的1992年。我和好像足有三十幾位申請晉升教授的同事,團團圍坐在會議室的三面,評委們在中間一面。至今還記得他們都很和氣、親切,議論著、評定著我們這些遲到的教授的成果,不時還蕩漾起平易近人的笑聲。那年,我們十七人,在這博文樓里一起被通過,成為青島大學職稱評定史上最“宏偉壯觀”之舉。

        后來,又建造起一座專供理工科使用的樓,裝飾著巧克力般的暖色外墻。為了和舊的教學樓區別,大家都叫做實驗樓。物理、化學、環境科學、計算機等兄弟系科都搬家了,住進了漂亮的新房。我們中文、外文、社會學、國際關系、語言中心等,眼巴巴看著人家喬遷新居,喜氣洋洋,卻只好在已經相當破舊的教學樓里堅守。聽說那時有一位分管校舍的負責人,來找中文系主任協商,說是新樓分配很緊張,中文系現在有兩間辦公室,是不是讓出一間?系主任先生很平靜地說,兩間都上交吧,中文系不用辦了。那位負責人就沒有再說什么。從此,中文系就一直在這兩間房子里生存。一間作為資料室(每到陰雨連綿時節,就需要開啟紫外線燈照射,防止圖書雜志發霉長毛),一間作為系辦公室。系辦公室里有四張辦公桌,總支書記、團總支書記兼輔導員、系主任、副主任(二位)、辦公室主任、教學秘書等都在這里集體辦公。還有兩個文件櫥,滿滿當當地塞著學生檔案、教學文件等等。櫥子頂上,則是封存待查的學生論文、試卷之類,高高地一直堆到天花板。

        1993年,青島大學合校了,學校實行大概是全國高校唯一的校、院、系“三級管理”體制。原中文系主任升格為文學院院長,我被任命為文學院下屬的中文系主任,與總支書記、副系主任合用一張辦公桌,每人一個抽屜。記得那時中文系最先進的辦公設備,是文學院代購的一臺特別業余的286組裝電腦,一臺針打式打印機。這兩位朋友,我猜想也許是自恃從“上級”下來視察的,個性都比較鮮明。電腦的獨特功能是自行刪除文件。我們吭哧吭哧奮斗半天,回來一看,文件變了,或者少頭去尾,或者“沒心沒肺”。打印機則帶有自我休整的功能。打印八九張,甚至十來行,它無緣無故就歇菜了。何時再開工,從來不和我們商量。1994年,中文系申報新聞學本科專業,教育廳派來五位專家考察審定。我們需要準備一式七份材料,我是整整和這兩位老爺博弈了將近一周,其中的甘苦,真是一言難盡。同年,我代表中文系和外事處去國家漢辦申報HSK考點,文件更多了,又是圖標,又是數據,那就更是一場磨練意志、考驗毅力的苦戰!直到我下崗前夕,學校一連蓋起了好幾座教學樓,我死纏軟磨,把當時的主管部門負責人請到中文系辦公室“做客”,請他欣賞我當副主任、系主任近十年來“擁有”的唯一一個抽屜。他于是把教學樓五層最好的房間,大部都分給了中文系。我們東邊是文學院院部機關,西邊是德語系。鑰匙剛剛拿到,我立馬把最敞亮向陽的一大間房子,安排作為系資料室,讓圖書資料和來此看書、備課的老師們一起享受陽光的明媚……我就是想讓老師們在陽光里備課、讀書。我退休時得到文學院書記的高度贊揚,說我是“高風亮節”!聽了少許有一點慚愧,但更多的是高興——這畢竟是學院最高領導的定評啊。

        退休后,我作過兩屆督學,實際只干了三年。三年里,我聽課出入最多的,還是這博文樓。課后,有時便和第一線的老師們閑聊,順便也提幾點改進的意見。大多數青年教師是歡迎的,但也有不少次碰壁……現在,不但工作條件早就鳥槍換炮今非昔比,諸位多年堅守在教學第一線的中青年教師的收入,據說也增加了不少,雖然和房價還是無法比擬,但畢竟可以在若干職場間保持若許“師道尊嚴”了。

        我曾經應約給青島的某報寫過一篇拙文,題目叫做《青島人的大學夢》。大約因為不合要求,一直沒有收到樣報,更沒有事先承諾的稿費可言。但文章卻不斷在網上沉浮飄零,當然是被四分五裂了的。我記得其中有這樣幾句:

        高等學校的學科設置,大體上分為自然科學、技術科學、社會科學、人文科學四大門類。前兩者旨在處理人與自然的關系,社會科學主要用于處理人與人即人與社會的關系,人文學科,則主要指向處理人和自我關系的領域,即人應該如何進一步完善自我,提升生命的價值和境界。一座像樣的現代城市,如果沒有高層次的人文學科,或者說沒有一所文理融通的綜合大學,就有可能喪失了它的智慧庫、人才庫,喪失了圓融通達、淋漓酣暢的精氣神。如果說科學構建起城市的骨架肌膚,那么,人文精神就灌注著城市靈動的精魂。孔子認為“知者樂水,仁者樂山”。沒有水的山,難免顯得干枯,了無蔥籠的詩情與生機。山水配搭得當,才成為活生生的風景。沒有人文學科支持的城市,也是如此。

        我們的博文樓,就是在青島這座日趨國際化、現代化的新興城市里,充當著人文精神的制高點,人文學科的橋頭堡,人文知識的學術庫!無需自慚形穢,不必過分謙抑,博文樓里的科研成果,博文樓里走出的棟梁式人才,一直領先著青島的人文學科,一直是青島人文研究的學術高地。如何在全新的博文樓里發揚光大,才是當下的青大人一宗無可推卸的歷史重任。

        看到嶄新的博文樓,難免想起歷史學家胡濱、英語專家周漢林、語言學家黃伯榮等長者。他們大都是較早來到這里,活躍于博文樓,也獻身于博文樓。他們走得早一些了,我們紀念他們,卻并不悲傷,因為這是規律。我是45歲走進博文樓的,現在也直奔八旬。我們這些人,也在按照規律前行,誰也不能例外。但我們并不消沉委頓,正如魯迅所說,身內的青春固然已逝,身外的青春不是宛然還在嗎?且看這博文樓,它像是一面鏡,昭示著斗轉星移,天地玄黃;它像是一卷書,記載著堅守和奉獻、智慧和風骨、操守和文采;它還像一軸畫,流瀉著詩情,暈染著光彩,背景里自然也糅合著足夠的苦惱與無奈、失落與追尋——它最像是一座碑,深深地銘刻著繼往開來,生生不息,海闊天高!

        (2014年舊作,2019年新改。注:原文有刪改。)

        < 上一篇:“憶百十征程,展風華正茂”詩文創作大... 下一篇:一紙書信 十年約定 >
        版權所有 © 青島大學
        •   魯 ICP 備案 05001947 號 - 4      魯公網安備 37021202000856號     
        香港经典三级